全世界最美麗的書(二):歐陸最美書的巡禮

全世界最美麗的書(二):歐陸最美書的巡禮

上一篇,我們從「全世界最美麗的書」的起源,以及近 3 年獲得「全場大獎」的書籍談起,揭開最美書的神秘面紗。 

這一篇,我們來到歐洲。「最美書」歷史最為悠久的荷蘭,是這次巡禮的起點。接下來,我們再一起看看德國、瑞士與奧地利。每個國家不僅文化不同,連書籍設計和競賽都各有特色,希望透過這樣的梳理,能為台灣的出版產業和設計師們,帶來一點啟發。

Frankfurter Buchmesse 2016, Frankfurt Book Fair 2016

2016 德國法蘭克福書展的荷蘭主題館。照片:Frankfurter Buchmesse、龔維德提供。

從最悠久的荷蘭最美麗的書說起

荷蘭「最美麗的書」競賽可追溯至 1926 年,為歐洲歷史最悠久的書籍競賽。雖然曾因二戰而數次中斷,今年已堂堂邁入第 59 屆。 

每年有近 300 本書籍進行評選,並從中選出 33 本為入選的書籍,不另頒發金銀銅等奬項。所有當年得奬的作品,均會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展出,並邀請其中一位得獎者,將當年所有得獎作品集結成冊、出版發行。 

兩位值得注目的荷蘭書籍設計師

荷蘭的書籍設計,同樣歷史悠久、頗負盛名。2016 年法蘭克福書展,就曾以荷蘭和富蘭德(the Netherlands and Flanders)為主題國,盛大展開以地區文化、文學作家及書籍設計的主題展覽。荷蘭書籍設計也有多位代表性人物,包括 Irma Boom、Joost Grootens、Mevis & Van Deursen、Nynke M. Meijer、Corina Cotorobai、Marie-CeÅLcile Noordzij、Hans Gremmen 等人。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 Irma Boom,當代書籍及平面設計界地位祟高的創作者。Irma Boom 曾三度拿下「全世界最美麗的書」金獎,更於 2001 年榮獲「德國古騰堡獎」(Gutenberg Prize),是該獎項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獲獎者。早年她在 AKI 藝術學院學習藝術,畢業後曾於荷蘭海牙的「荷蘭政府發行部」(Dutch Government Publishing and Printing Office)工作 5 年。1991 年在阿姆斯特丹創立自己的工作室之後,主要從事書籍創作。 

Irma Boom 設計過的書籍多達 400 本,而在眾多作品中,以慶祝荷蘭 SHV Holdings 集團成立一百週年的紀念刊物特別著名。這本《SHV Think Book 1896-1996》厚達 2136 頁,她花了整整 5 年時間整合歷史文獻、訪談、編輯與設計。前後耗時雖長,卻也讓 Irma Boom 一役成名,這本書堪稱她的成名之作。

irma

Irma Boom 於 2010 年舉辦的展覽「Biography in Books」。照片:Irma Boom、龔維德提供。

在 Irma Boom 的書籍設計概念中,書要超越一般平面閱讀的經驗,透過觸覺甚至嗅覺,展現全方位的閱讀體驗。因此,欣賞她的書本設計,就像在觀賞一場演出。

Irma Boom 也特別注重邏輯、內容與閱讀方式的塑造,是她編輯設計的重要手法,因此她的設計也往往超越內容的呈現。另一方面,書籍形態的多樣化,不僅突顯了書籍本身的價值,也給予讀者更多的閱讀自由與選擇權。由此看來,Irma Boom 的書籍設計,在意義上也擴大了傳統傳播媒介的強度與深度。

另一位頗具代表性的荷蘭書籍設計師為 Joost Grootens,他曾在「全世界最美麗的書」競賽中,獲得一座全場大獎和二座金獎,這個紀錄至今無人打破。或許因為大學為建築背景,Joost Grootens 總以理性和結構方式處理設計,和 Irma Boom 的感性思維截然不同。閱讀數本他所設計的書籍作品,大多沒有亮眼封面、特殊版型,一致性高,甚至會令人覺得有點無聊。

但在 Joost Grootens 的作品中,經常可以看到他將數據轉變成圖表、影像空拍圖重繪成數位地圖,並利用不同圖示清楚表達複雜構件,將不同時期的演化歷程,轉變成一頁頁精彩的圖說。他的設計,實際上己超越我們一般對於編輯、版面編排設計、甚至書籍整體設計的概念。他所創造的是一個「介面」,是介於城市紋理和演變歷程,以及一般閱讀者和文章之間的閱讀橋樑。

2011全世界最美麗的書-全場大獎 (Atlas of the Conflict Israel – Palestine)

Joost Grootens 獲得 2011 年「全世界最美麗的書」全場大獎的得獎之作《Atlas of the Conflict Israel–Palestine》。照片:CHORA、龔維德提供。

德國最美麗的書:所謂美麗,可不只是特色和個性而已

德國「最美麗的書」展始於 1929 年,於 1951 年由私人單位舉辦之後,轉由德國書藝基金會續辦。其中,由德國「最美麗的書」競賽所評選出來的書籍,主要著眼於構思、設計與優質的執行技術,包括整體結構、排版、版面設計、圖片張力、印刷、紙張及裝訂等各方面的評比。亦即,此處所指的「美麗」,不僅僅是書籍具有特色和個性而已。

如果要談到更細節的部分,考量的還包括一行文字的長度,不宜過長或過短,因為這會影響到閱讀性;書寫的文字,也需經由修改和潤飾,讓讀者更易閱讀和理解內容。此外,書本的大小及厚度,會因主題和使用方式而有所不同,例如可在沙發上輕鬆閱讀的小說,或需在書桌上閱讀的知識書籍,尺寸大小可能就不一樣,因而也是書籍設計師需思考的重點。

在歷屆德國「最美麗的書」中,2015 年的金獎值得注目。《69 酒店客房》(69 Hotelzimmer),晦澀的書名加快了想像。不僅是文字的隱喻,飽和的人造光與霓虹廣告印刷,使書本瀰漫著盛開的暮色,像是一種召喚,吸引著每雙手來翻開。隨著一頁頁的翻閱,顏色逐漸變亮,炫目的橙色與奶油白的紙張,交錯於章節、扉頁、題詞和前言之間,如同閃爍的燈光。

01_1_69 Hotelzimmer

照片:龔維德提供。

每個短篇故事章節的首頁,像是房間的大門;字體和數字的位置,則猶如房門上蝕刻的名牌。文本部分則從亮橙色漸層開始,逐漸加深,然後以正黑體呈現,形成一種抽象的視覺印象。書籤本身就是記號,提示著讀者在前頁留下的最後蹤跡。

瑞士最美麗的書:比照鐘錶的專業設計與精密製程 

瑞士給我們的印象,往往是一個避稅天堂和消費水平很高的國家。說到台灣和瑞士不同之處,台灣人重學歷文憑,瑞士則重工匠精神;台灣重視規模與量產,瑞士重視技藝研發。 

瑞士的師徒式教育、技職體系人才高所得等條件,皆讓鐘錶等產業,在國際巿場上能佔有一席之地。特別的是,在設計教育或是出版產業,也以相同原理操作。專業設計及精密製程,因而成為瑞士書籍出版的特色。這也是台灣中華郵政會將一些較精細的郵票,特別送至瑞士印刷的原因。瑞士對於書籍設計及出版的態度,是我們可以借鏡之處。

BAK_Helmhaus-1

2012 年瑞士「最美麗的書」展。圖片:瑞士聯邦文化辦事處、龔維德提供。

瑞士「最美麗的書」始於 1944 年,書籍競賽由「瑞士聯邦文化辦事處」(Swiss Federal Office of Culture,簡稱 FOC)舉辦,每年從 4、5 百本書中,由 5 位國際評審選出 18 至 22 本,為當年度瑞士「最美麗的書」,並為入選者發行專書。 

瑞士聯邦政府 1997 年起,每年還會評選出一位對書籍設計具有貢獻的設計師。2016 年由來自巴塞爾的設計師 Ludovic Balland 獲得此獎項。他畢業於巴塞爾藝術及設計學院,也曾和另一位瑞士設計師 Jonas Voegeli 合夥,後於 2006 年獨立創立自己的工作室。他曾於 2005 年及 2014 年,獲得「全世界最美麗的書」金獎,並多次在全世界許多平面及書籍設計舞台上大放異彩,發揮其對於世界設計的影響力。

奧地利「最美麗的書」:給設計師更多的參與空間 

奧地利的書籍設計,為「全世界最美麗的書」得奬積分排行前幾名。

奧地利除了咖啡、音樂和古蹟之外,文化創意產業也十分繁盛。二戰之後獨立至今,雖不過 60 個年頭,但文化遺產仍為文化創意產業提供了豐富的養分。除了觀光産業持續為國家帶來重要收入外,文化創意產業的產值也急起直追,創造了很高的經濟產值和貢獻,並能更一步銷往國外。

_gesamt_07

圖片:奧地利圖書貿易總協會、龔維德提供。

奥地利為德語系國家,在出版市場上,書籍多以雙語發行,因而具備進入全球市場的條件。在設計領域中,除了扎實的學徒式設計養成教育,也鼓勵年輕設計師與產業有更多交流。

以出版產業而言,出版社往往願意給予設計師較多發揮的空間和自由,設計師也能更多地參與一本書的製作,像是與作者討論、在書本企劃及定價策略等關鍵環節提出想法等,設計師不再只是執行編排及設計工作。這樣的合作及整合方式,可以成為台灣出版及設計產業的參考範例。

文字 龔維德
編輯 陳彥伶
照片 龔維德 提供

關於作者

龔維德 Sasson Kung / 田田圈文創策展人及藝術工作者

專注書籍美學、獨立出版、社會設計及設計歷史研究等議題。2009 年發起田田圈文創工作群,策劃一系列書展,包含全世界最美麗的書展,與「瘋字形-文字藝術創作」、「設計的宣言-德國設計」、「荷蘭設計 100 年」等展覽。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