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你的名字是驚奇

非洲,你的名字是驚奇

當赤道橫亙於此,就注定它終年熾熱。高原、裂谷、沙漠,十億三千萬人口在全球第二大面積的陸地上俯仰生息,全世界的探險家都想到人類古文明的發祥地遇見傳奇。現在,我們也投入探險行列挖掘非洲設計。

散居各地的非洲人及非裔青年能夠在體壇、演藝圈及政經界大放異彩,卻不是經常在國際設計展中亮相,這驅使我們直奔辛巴威、南非、迦納、塞內加爾等地張貼尋人啟事。

9926Inventory18454-1020

Kudzanai Chiurai辛巴威最犀利的平面藝術新銳

幾年前,他因為一幅名為Presidential wallpaper諷刺辛巴威總統貪腐的畫作遭到流放,從Pretoria大學畢業後只能定居南非。我們說三十而立,對這位不斷推陳出新的青年來說,祖國似乎沒有讓他立足的地方,但他依舊勇敢積極地透過攝影、平面文宣等創作管道表達自己關注的社會議題。於是Kudzanai Chiurai這個名字終於被列入政府的黑名單,不過卻也使他享譽全球藝術圈。

自由人權,就是創作的核心價值
去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找來29名長時間投入社會運動的設計師及單位,舉辦Impressions from South Africa版畫、文宣品聯展,Kudzanai Chiurai的We always have reason
to fear想反映的就是高壓統治下執法過當、司法不公造成的種族衝突,尤其防暴警察非但沒有穩定社會,反而造成生活恐懼。二十年前南非政府濫用公權力關閉出版社、逮捕新聞記者的場景似乎歷歷在目。如果我們仔細觀賞Kudzanai Chiurai每件充滿社會關懷的作品,你會發現每個時代總有一些藝術家在乎的不是單純的個人情懷、個性表達,而會運用天賦做一些改變現況的事。

畫筆就是我的社運武器

接著,不光是個人藝術師投入社會運動,連藝廊也要投身其中。約翰尼斯堡Goodman藝廊因為公開展示諷刺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主席的畫作,而吃上了官司,不過這對Goodman藝廊大概是家常便飯,Kudzanai Chiurai的Dying To Be Men描繪出虛張聲勢的官場文化,一網打盡南非政府的藝術與文化部、國防部、教育部、財政部及衛生部,藝術與文化部長是名手拿大型音響的嘻哈、國防部長手持槍枝和雞毛撢子,教育部長是個攜帶手槍、提公事包的雅痞,經濟部長身穿皮草觀賞鏡中的自己,而衛生部長也沒有讓人失望手裡捧著人頭骨。這一系列作品之後還參與了倫敦Victoria & Alibert博物館的Contemporary South AfricanPhotography聯展。流亡者尋求政治庇護、難民遊走社會邊緣、交通紊亂、屋舍殘破,改革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Kudzanai Chiurai
手執畫筆關注社會也監督政府。

下載下載 (1)

Haldane Martin南非最慧眼獨具的家具設計師

家具的本質就是製造歸屬感

當人們富起來,就會想開始裝飾自己、打理家居擺設,這點,HaldaneMartin比誰都清楚。2002年他在開普頓展開事業,除了親自設計家具也引進其他設計師的作品,還與當地的建築師一起合作設計辦公、餐飲空間及旅舍。Haldane Martin說:「我想表現出現代化的南非設計,充滿靈性、美麗及意義。」家,無非是人生旅途的驛站,在他眼中最好的家具設計應該要帶給使用者「歸屬感」。

善用回收材料的現代設計

那麼,要如何展現南非現代設計?Haldane Martin認為要能結合回收材料及當地的自然特色。舉例來說,躺椅Baba Papa lounger的靈感是有一回設計師無意間在海邊看到了鵝卵石,引發他製造戶外家具的念頭,於是使用回收不銹鋼條圍繞,製作這件擁有鑽石般輪廓的躺椅,遠看像張3D立體雕塑圖。而Source休閒椅則是他與來到南非開設旅館的北歐公司合作,設計出一系列的類似花瓣、葉脈圖案的休閒椅,同樣由回收鋼條製成。

反映當地豐富物種的好家具
進一步,他也沒有忘記展現當地多樣化的物種,這張有如爬蟲生物般可以任意彎曲的Songololo沙發,其實是重新設計了Ueli Berger七○年代的組合式經典沙發 ,只不過沙發腳部的材質變成了鋼條。另一件名為FielaFeather的羽毛吊燈則據說是為了呼應南非Oudtshoorn地區從19世紀開始
盛行的鴕鳥畜養業,當時的歐洲貴族非常熱衷身著帶有鴕鳥羽毛的服飾,現在這種養育鴕鳥的產業則為Oudtshoorn地區帶來觀光商機。

ea1df96422fe3c029f052e3f98d751f5

Ousmane MBAYE製造歡笑的塞內加爾設計人

快樂,就能設計出好東西
曾經有國外媒體說Ousmane MBAYE的家具設計是Painting Furniture,他笑著說:「可能是因為我的創作工具是刷子和顏料吧!」塞內加爾,典型的熱帶莽原氣候,過去是法屬殖民地,比起其他西非國家它的工業化程度最高,在這樣一個地方會誕生甚麼樣的設計?Ousmane MBAYE說:「人們生活單純、快樂,設計出各種顏色的商品,這裡有太多事物等著被大家發現、再發現!」

色彩製造歡笑
名叫「祖產」(Patrimony)的座椅是他的代表作,Ousmane MBAYE花了相當多時間在調整椅子的彎曲角度,他說:「在我們的社會,祖產可能不是一個數字而是一個可大可小的物件。」另一件他最新發表的紅椅(Red Chair)則有著國王寶座般的造型,OusmaneMBAYE說:「我希望坐這張椅子的人能有一種不一樣的態度、一種對生活的理想和期待。」而曾在紐約藝術與設計博物館(Museum of Arts and Design,MAD)展出的廚具系列,則重新使用了回收油桶及黑色鍍鋅鋼板,再漆上紅、綠、藍、橘、灰各種顏色,Ousmane MBAYE笑說:「色彩製造歡笑!」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