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舊鐵道,紐約客的社區公園計畫

美麗舊鐵道,紐約客的社區公園計畫

或許,我們可以用一條廢棄的高架鐵路看盡紐約市的興衰起落。這座由廢棄鐵路改建的高架綠帶公園,草根行動獲得各方支持,老鐵道得以保存再利用,這場營造遊戲的最大贏家,屬於所有紐約市民。

user_gallery_images-image-11

民眾聲音,敲響社區公園開發案

曾經喧騰一時的紐約曼哈頓區高架公園(High Line Park),總算完成了三分之二的工程,在今年六月正式啟用。歷經十二年的爭取、規劃、設計、施工,上演一齣好萊塢電影般的故事-一名鐵道迷,力抗唯利是圖的建築開發商,一群社區有識之士,群起規劃高架綠帶公園,幾名有商業頭腦的市府官員、民意代表,集結了建築師、景觀建築師、園藝家,攜手搶救一段舊市區高架鐵路,扭轉被拆解的命運,一個罕見的官民合作的社區公園開發案於焉誕生。

1934年,全長1.5英哩的西邊鐵路線跟一般的市內捷運線有些不同,它穿過許多工廠倉庫大樓的二、三樓,用做裝載卸貨。等到1980年停駛後,淪落為荒廢、凋蔽的舊鐵道,於是,握有鐵路以下土地產權的開發商便想拆除高架鐵路,蓋高樓,轉售圖利。正巧碰上了一位住在附近的鐵道迷Peter Obletz,屢次上法庭抗告拆除令,每獲成功。

一直到1999年,Joshua David和Robert Hammond兩位居民成立了高架鐵路支會,力圖保存紐約市僅存的荒廢高架貨運鐵路。對這些居民來說,鐵路代表著一個時代標誌與歷史記憶,高架路橋上,可以遠眺哈德遜河,鐵路旁的花草樹木更是生機盎然,如果能夠成為一個社區綠帶公園,賞花木、眺望市容及河景,它會成為一個社區資產。

image

草根行動,雙贏局面

沒想到,這場草根行動竟能獲得市議員支持,市長彭博要取經巴黎的高台綠帶公園,依樣出資五千萬美元,將廢棄鐵路改建成高架的綠帶公園。其實早在1963年,紐約市賓州火車站被拆改建後,紐約客便開始重視保存建築古蹟,國際級建築師潘冀就說過,紐約市的各種特區都有委員會來訂立辦法,保留區內的環境特色,像是保存、開發時代廣場戲院區。市政府也累積了多年的都市設計經驗,鼓勵改變分區型態,住商混合,維持城市活力,更從中找出對投資者兩蒙其利的方案。彭博市長出身華爾街,絕不是省油的燈,預估公園蓋成後,未來將帶動兩側的房地產增值,文化、觀光產業等附加價值也將遠遠超過拆除重建大樓增加的稅收。這場自發性社區行動,無疑締造出雙贏局面。

 

設計靈感?始於一片荒煙漫草

綠帶公園的設計團隊堪稱一時之選。由James Corner負責統籌景觀設計,紐約近來十分著名的Diller Scofidio+Renfro(DS+R)建築事務所規畫建築設計,並邀集荷蘭園藝家皮耶.歐道夫(Piet Oudolf)做園藝設計。設計師從野花盛開、蔓草覆蓋的鐵道景象獲得靈感,以「野花漫草」和「舊鐵軌」做設計主軸,再加上一些無障礙的設計細節,DS+R不著使用東倒西斜的顛覆建築結構,而是著重樓面、階梯、牆面與天花板間,是否可以融合會流、一體成型?DS+R的設計手法有著類似60年代後,那種造型語言的味道,他們用簡單的幾何線條、大膽鮮明的顏色,以及流暢簡約毫不誇張的流線性,來設計整座高架公園的步道、階梯、座椅、臺階等。

驚豔,草堆上的現代風格

從高架公園南端入口拾級而上,會發現一個寬如緩坡的階梯,將我們緩緩地從街道視線帶上高架鐵路的水平。為了尊重佔滿廢棄鐵道的草木生態,DS+R用特製的水泥條塊來鋪陳步道,條塊間留下了水泥夾縫,讓野草從中竄出生長。這些水泥條塊末端形如指尖狀,像五指尖梳著頭髮般花圃草皮,一覽無遺原始的地表質地,花草榮枯也別有一番氣象。不同於每年每季不斷更換、栽種植物花卉,這些多年生植物自然地生長呼吸,在這裡,人們親身體會到「新浪潮園藝運動」。談到舊鐵道,當然不能忘了舊鐵軌。DS+R保留利用鐵軌來設計公園座椅,例如,供人觀賞河景的躺椅就架在軌道上,如同台車般左右推動。有著「融流風格」的長板凳安,則被安置在步道旁。另外,在鐵道轉角也向下空出臺階,裝上落地玻璃牆,人們可以隨意坐下俯瞰街景。而穿越了原本的納比斯柯(Nabisco)製餅廠、月台處的鐵道,DS+R刻意地把它打造成藝術隧道,留下舊玻璃窗,讓藝術家做些彩色玻璃的裝置藝術。

從社區公園到文創園區

受惠的並不是只有這舊鐵道,高架公園落成,引起了土地開發商對鄰近區域建築計畫的高度興趣,吸引許多有品味的文化人在此聚集。著名的紐約惠特尼現代美術館也決定將總館遷移至高架公園的南端起點,普立茲建築獎得主Renzo Piano設計的新建築,也在五月開工。此外,標準酒店集團則早在高架公園第一階段啟用前,搶在南端入口處蓋造一個橫跨在公園上方的紐約標準酒店。隨著第二階段的完成啟用,我們可以看到沿著公園兩側有許多新興住宅,辦公建築如雨後春筍般陸續成型。可以預期,文化創意產業區將從蘇活區沿著格林威治村繼續向北延伸至高架公園所在的雀而喜(Chelsea)一帶。

HLN_APT_01_Large_Gallery

紐約客是自己的生活環境主人

高架公園的誕生,讓紐約市民給都市景觀更新下了個新註腳,意義重大,正如十九世紀的紐約開發中央公園。一個住商混合、新舊景觀結合的開發計畫,使紐約建築、都市計畫及景觀設計的專業團隊有機會大顯身手,重新在世人眼前詮釋紐約風格,因著高架公園佳評如潮,類似的計畫也將在芝加哥、費城陸續展開。

正如其中一名發起人Robert Hammond所說,他從未組織過任何社會運動,最初只是單純爭取設立社區公園的綠帶環境。事實證明,只要有好構想,加上充足專業,以及休閒、文化創意等誘因,理想種子也能在重商文化、人文薈萃的大禾場上落地生根,十年之後開花結果。原來,社區參與式設計(Participatory Design),以及向社會負責的設計(Socially Responsible Design)等成功範例,會在提倡環境保護及文化創新意識抬頭的時代中,激勵更多非專業人士來共同建造一個有品味的生活環境。另一面,如果將紐約市比喻成一個品牌,而市長是品牌經理人。那麼彭博絕對是名善於經營品牌創新的經理人,他藉著創造出高架公的「新副牌」來招攬觀光客,吸引更多知識工作者投入媒體科技產業,壯大紐約矽巷(Silicon Alley)的產業聚落。

新設計、舊建築的相互激盪,反映出紐約獨特的新舊交融設計風格,呼應RemKoolhaas、 Bernard Tschumi等解構主義建築理論家提倡的交互運用(Cross-Programming),DS+R設計的高架公園,雖然沒有運用解構主義招牌式的顛覆造型,卻切實掌握到社會變遷的脈動,運用了交互運用理念的精髓,將一個工業時代機械美學下的產物,打造成一個後工業時代新舊交陳的新公園。我們,是不是也該開始在台灣的都市中尋找舊鐵路,好來打造一個屬於人民、充滿設計風格的新公園呢?

撰文╱吳昭道;編輯╱張鳳圻;資料提供╱舊金山海外台北設計中心、The High Line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 posts